姚忠在:人龟情

在2月15日早报《四方八面》的专栏中,潘正镭的《伤龟》感人肺腑,令我想起童年时名叫“肥肥”的小乌龟,我随外婆到中峇鲁巴刹买菜,在卖龟和卖鱼的摊位看到它,有缘千里来相会,咦哇咦哇哭闹,坚持把它买回家。

小乌龟肥肥胖胖,我给它起名“肥肥”,把它放在水盆里,一天到晚对着它说话,它开始时蛮害羞的,把头、脚和尾巴都缩在龟壳里,熟悉周围的环境、声音和食物后,开始自在的生活,我不知道乌龟喜欢吃什么,每天在水盆敲破一个鸡蛋,大声喊它的名字: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