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正镭:1964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整个城市陷入了极低气压的氛围中。好奇顽皮的村童会潜到马路边,偷看马打(警察),路上空荡荡。戒严。不得外出,警察会抓。半懂不懂,不时又有路边社新闻,绘声绘影,几死几伤,常听到“芽笼士乃”,一个蜕变成负面的街区。资讯传播渠道单一的时代,一耳过一耳,恐惧和流言滋生,统摄人心。

隔着篱笆哈末住家是间工人宿舍,他老爸是洋房人家的司机。园里红毛丹成熟时,会采摘丢过篱笆来,互相喜乐。他家办喜事,还隔着篱笆把放着一个鸡蛋的彩色小篮子送给我们这些华人小孩。由我家到学校,抄捷径必须经过罗弄亚苏的一个马来乡村,大人提醒上下学要走大马路。但学校里有两位异族同胞,我们在马来甘榜里有朋友呀。被提醒的教育,猜疑笼罩互信。

订阅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