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盈:文字散工

跟一大票不认识的人聚会,我向来如坐针毡,寒暄几句后,若是话不投机,半句也嫌多了。

明明说是退休了,对方还要索取“名片”,而且追着问:如今在干啥?好像非得干点什么才“正常”。最近出席几个讲座与饭局,也还有人问起我现在的职业。

我只好回答:我目前在打“文字散工”。回应的大半是“惊愕”与“迷惑”之脸色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