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一种生活

如果不是OS坚持,我没想过要测绘这座大厝!夯土砌筑的墙,局部屋顶塌了,一些房间的墙也跟着塌了,前埕灰砖地上肥鹅大摇大摆地走着,时不时撒出一滩滩屎尿,厅堂堆满成捆的树枝与白蚁蛀蚀的木构件,廊道上一坨坨旧衣泡在泥水里,东倒西歪的木门窗挂满蜘蛛网,黑漆漆的房间里眠床落满尘灰……

这座摇摇欲坠的宅邸紧邻着林路祖厝,掩鼻进去看过两次,不知其来历,直到在村中调研几日,确定这是后埔林家四房的祖屋之一,林路可能生于此,也是村中现存最早的建筑之一。据说曾有发迹的族人计划拆除重建,因一户反对而不成,OS笑称:“林路厉害,让这房子等我们来。”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