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华:繁花吸金粉

应周星衢基金邀请,《繁花》作者金宇澄本月30号将来新加坡主讲“叙事的魅力”,同时举办为期一个月的金宇澄版画展。这是金宇澄老师相隔五年后,第二次来新。

本地有不少“金粉”,都是因为看了《繁花》。《繁花》绝对是中国当代文学最大的收获之一。金老师积累多年,横空出世,令其他海派作家花容失色,惶惶不安。《繁花》将旧小说的叙事手法融进上海日常,兜兜转转,交交错错,有重复的美学效果。它继承了海派俗文学《海上花列传》、《歇浦潮》的传统,也吸纳了鸳鸯蝴蝶派的精髓。金老师写“鸳鸯蝴蝶”,只觉得干净利索,不粉腻,不轻浮。他是把“乱弹”的“花部”提升到了中国文学“雅部”的传统,这就厉害了。它同时又是现代的,具有先锋精神。请订阅或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