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Special深夜好读

黄凯德:时光格子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我的身体多愁善感,有一天,就这样坏了。

开始只是一片微红,在锁骨与肩胛的边缘,临近初恋拥吻时留下的印痕之处,不过却隔了前世今生的洪荒,痒痒的像是记忆,扩散之后则是爱情无所不在的喻体,仿佛再被那些过去分手的女人,猝不及防的咬了一口。

通常是凌晨四五点钟,先是透出一阵轻舒的痒,然后就会冒现零星散布的膨疹。颗粒或者扁块的形状,像是某个孤绝无人的星球上,凹凸不平的粗糙地表,从脚踝的若有似无到脚趾的清楚分明,从耳垂的婉约到眼眉的豪放,从肚腩的实到胯下的虚,潜缓浮动,倏忽不定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