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Special深夜好读

叶孝忠:我们的咖啡

订户
用西式的机器泡出的南洋咖啡。(作者提供)

字体大小:

我不太清楚我们的咖啡什么时候变成南洋咖啡,这“南洋”两字源自中国,现在显得怀旧得很。我们都已经身处南洋,几代以来也有了自己的身份认同,更不会刻意强调其南洋身份,也有可能随着欧美咖啡的挥军进驻,为我们的咖啡冠上南洋,也便于区分。在老店屋咖啡店的石柱上,偶尔还能看见口羔呸两字,这新马地区独创的词,音译自马来语的Kopi,在讲求识别性的时代,看起来更有特色,应该保留,但现在更难得一见了,有点可惜,毕竟是自己的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