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维介:竹缘

虽然仓颉造“笔”字,相中了竹字头而不是木字边,早早就把竹摆上了文化高位,随之而来的筝笙箫笛,都是竹林里悠远的清音。

一两年前,我受人所托,寻找从前当街叫卖面食所用的竹板片,却千寻不获。竹板片走失了,虽然它非乐器,但是它结实的打击声却狠狠敲进几代人心里。地笃地,地笃地,小弟们穿着背心,从五脚基到高楼横巷,从化日光天到华灯初上,以响亮清脆的节奏,唤醒你的咕咕腹鸣。损友童年时干过这小弟的活,用竹片扣醒饥饿的肚皮之后,回到摊子,报告订单,然后把竹板插在短裤后头,徒手端着热腾腾的汤面,上他三楼五层,或是拐街入巷,给买面人家及时解馋,接着继续在大范围的空间里地笃地招徕生意、端面、收碗,一日徒步逾万之后,换得微不足道的铜板回报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