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正镭:扇贝藤椅

“啊!雀不来,雀不来 / 迎面奔来我的童年 / 撞我满怀 / 太阳落了,许是 / 藏在妈妈米缸中的仁心果熟了?”写《我的童年》,年已三十而立。每经水果摊,遇上仁心果我例必买切好的一两串。软熟多汁的甜美带着童年不多余的期待,期待藏在家里米缸的褐色小果熟了。

野外果子,仁心果能在青涩时即采摘,它予人熟成的过程,叫人学习用耐心来养它。放米缸是一名印度椰花酒大叔教的。这大叔,我喜欢看他头绑白巾,身穿印度纱笼,腰带插把刀,赤双脚,踝套绳,椰子树干上一蹬一蹬的爬上树顶,采收椰花汁。仁心果树是从梆榔厂里伸长出去的树枝,只要攀爬篱笆,或椰子树就能手及采摘。攀篱笆怕狗,大叔用刀子在干上造阶梯,年稍长的玩伴就能爬上一小截 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@62 四方八面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