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青春:腐败的社会

我提起过那家果敢人家的!拜年时不让我进她家门的人家。她的二儿媳长得瘦瘦的,因为人黑,脸上的雀斑,得靠很近才能看见。去哪里,她都一定背着孩子。偶尔还听她跟我的母亲哭诉,挣的钱藏得多隐秘都给那吸毒的丈夫找到。我很少能看见她丈夫,因为吸毒,整日想的,就是找到钱。家里一贫如洗,目光开始投向了村里人家。于是后来家前家后的人家渐渐丢失隔夜凉在后院的纱笼。人们不敢凉衣后,菜园子的蔬菜便开始被偷偷拔去。人们一边慌张,一边骂人,都说是她丈夫的杰作,因为那时我们村里没有几个吸毒的。于是全村人对她的态度也就不冷不热的了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