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隆玉:喜丧

邻近的组屋在办丧事,一阵阵悠扬欢快的旋律不时传到楼上,正在煮饭的我也不禁心情愉悦起来,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:喜丧。

在我的字典里,“喜丧”曾经只是一个用来自我安慰或者安慰别人的字眼,苍白无力,有名无实,充满了无可奈何。毕竟,就算家里的老人活过了90,或者哪怕100岁了才走,我们也照样会有深深的遗憾和不舍,何喜之有呢?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