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宏墨:阿德

当我闭着眼睛,听着高山流水般的旋律时而激昂,时而委婉的飘过耳际,感觉是特别的美好。当我不小心睁开眼睛,进入眼帘的却是一幅吊诡的画面。一个瘫坐在椅子上的乐手,一脸不耐烦的一边拉着二胡,一边频频地打哈欠,打得所有的音乐美感立即消失殆尽。另一边一个貌美如花的,一整晚冷若冰霜的弹奏着它的宝贝,只有到了收工前那一刻,笑脸才突然“炸”现,判若两人。这快速的换脸功夫,真是逗得我为阿德叫屈不已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岁月如歌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