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文辉:戒严夜 我睡在编辑桌上

那天翻开联合早报副刊拜读了潘正镭兄的大作《1964》,提到了1964年的爆动和戒严。他说:路上空荡荡,戒严。不得外出。还说:有人匆匆进门大喊:“打起来了。”

这些场景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突然翻滾起来;记得1964年7月21日那一场爆动、戒严,使我当晚回不了家,一夜睡在编辑部桌上。这难忘的回忆,如今还心有余悸!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四方八面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