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孝忠:自己的繁花

《繁花》里的灿烂很多人都说过了,那些琐碎日常的动人小故事,简短犀利的上海话句子,人要如何在大城市中求存和命运做无力的对抗。对于我这样的读者而言,那些路名和地方藏着我的繁花。

没住过上海的人,要如何进入《繁花》的世界?我身上有12年来积攒的钥匙,用来打开回忆的里厢。每当读到小说里的地名,或建筑名词,就好像遇见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。我停下来,打声招呼问:侬好伐。各自不响。地名是客观的地理存在,当你在这名字上筑起了人和事,街道才立体了,梧桐长出茂密绿荫,玉兰花的香气变得更为妖娆,地名不再是地名,名词有了动词和形容词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四方八面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