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
林其米:致无名者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同一个摄影家,同一部相机,同一处地点,同一种风格,45年。45年以来,日本摄影家鬼海弘雄天天带着相机,在东京的著名观光胜地浅草寺雷门一带,一边游荡一边物色摄影对象,为他或她拍张肖像,在同一堵红墙前面,近乎强迫症似的,从不主动问对方的名字,只在笔记本上记下对方的特质:“他一边走路一边和自己的洋娃娃说话。”“81岁老奶奶几年前开始摄影而且获奖无数。”“她是爸爸很宝贝的独生女。”“妇女告诉我她养育了这个洋娃娃28年。”“这个男人向我借一支烟。”借这些片言只语非但没有阻碍我们展开想象,反而吸引我们久久凝视那些被定格的灵魂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