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
陈冬梅:他乡嗅花香浓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穿过多少的城市,走过多少的年华。锐意隳突岁月,如今华发初上,已感人困马乏。年轮的图表上多了一圈又多一圈,漂泊的人生,浮萍一样。“浮萍”却又是如此的不贴切,浮萍无脚,无根。浮萍只似流水,了无依傍。人生却大不同,带着情感,带着向往,奔忙在路上,发自有根源,返自有故土。人生其实更像是蒲公英,蒲公英漂泊也扎根,到处焕发着难以想象的生命力。命运正似那风,裹挟着你飞过来飞过去,但总会扎根。自由之人到处都是他的歌舞场,随遇而安的妥贴,只站在年轮的门槛上,笑看岁月辗转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