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
亮亮:劏车记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一辆已用了15年的小车,到了不得不送走得时候。提前两个星期联络了旧车商,让他来看看车的命运是不是只有熔成废铁一途。不料他说,这车还能用,可以出口到有需求的国家,“死期”到之前我来取车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

车商先生来的那天早上,我正好送两位远道而来参加华中百年庆的老人家上机场,回家时,小车已然不见了踪影。没机会再看它一眼,忘了跟它说再见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