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
陈煜:吾庐谈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最早听闻吾庐(Goh Loo Club)是在2016年,这座历史性建筑的修复,当年获得新加坡市区重建局颁发旧建筑修复奖。记忆犹新的是外墙上的巨幅壁画,因为专业的条件反射,我瞪着眼睛研究了半天画家笔下的建筑构件。

3月中,从南安林路大厝调研归来,连日的田野测绘记录,手脚过敏瘙痒抓个不停,心里更是着急。林路大厝的修护工程已经全面展开,急切需要与林路后人沟通信息,希望能够集合各方力量,促成大厝的保护性再利用。作为史学者与建筑师,我深知,老屋重生只有一次机会!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