怡心:你好·再见

老同学乔时间见面,难得相聚,却总有人姗姗来迟,有人先行离开。老友K一看见昔日同窗R起身告辞立即扬声抗议:“你才来这么一会儿,却要先走了!”我试图打圆场,开玩笑说,因为她想把背影留给我们啊!

K挑起眉头,以不可置信的口吻指出:“我们毕业已20载有余,你还惦念着朱自清的《背影》唷!”我只能点头——这就是文学的魅力。朱自清的文章一开头即揭示,他与父亲已二年余不曾见面,而他最不能忘记的是父亲的背影。这与文末的慨叹遥相呼应:“唉!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!”在通讯不发达的年代,缘起缘灭仅在一线之间;说一声“你好”容易,要再相见可不容易。每个离去的背影都沉重地悬挂在心上。因此,每一次的告别都应该郑重其事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