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再藩:逸走山城居銮

一早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驱车北上,准备到马六甲专科医院听取细胞化验的“极终报告”,解码之前严重超标的健康警讯。

车到80公里处的亚逸淡,停歇吃了被中国学者钱文忠教授写进《阿逸淡与马六甲》长文里的大包之后,我再三打电话想通知医生我会准时赴约,最后才换回诊所女职员道歉连连的一句:“医生临时得参加一个硏讨会,下周才回来,抱歉未通知您!”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