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
迈克:观火有感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60年代有一部法美合拍片《巴黎在燃烧吗?》,讲第二次世界大战狗急跳墙的纳粹党准备焚城,黑白菲胶片实地摄制,画面满目疮痍,和彩色缤纷的《花都奇遇结良缘》大异其趣,因为没有时装可看,倾巢而出的明星又个个蓬头垢面,坐在新加坡奥迪安戏院的小影迷百无聊赖,对外景场地的印象特别深刻,一般海外观众凭《钟楼驼侠》认识圣母院,我则在爱国游击队掩护下,匆匆将它的剪影留在记忆库。4月15日黄昏听说大教堂起火,开了电视看新闻直播,初初只见浓烟,还以为是三五分钟即被扑灭的小儿科,怎么知道说时迟那时快,屋顶已经变成熊熊火海,目定口呆之际,马上想起那部生锈老电影的名字。无助地看着灾情直线升级,脑里反反复复出现的只有“怎么可能”四字,我们不是生活在万事俱备不欠东风的摩登时代吗?连普通住家都明文规定必须设备防火警钟,堂堂历史文物怎会烧到不可收拾,此曲只应中世纪有呀,简直落伍到令人尴尬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