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凯德:孤臣镊子

父亲尚在的时候,也是一个三更半夜还不睡觉的人,想看报纸却不敢亮灯,怕是被妈妈唠叨,只好将客厅的大门,微微打开一道羸弱的弧度,然后盘起青筋如藤蔓延绵的小腿,正襟蹲坐在凌晨的静谧之中。

走廊天花板上的白炽灯,悄悄洩进零星的浮光,混着某个邻居低沉的咳嗽,覆盖在密密麻麻的字体,以及父亲细细瘦瘦的身影,似乎照出了一种生命注定模糊淡去的线索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四方八面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