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春青:大舅

有一段时间,在我的世界里,主要的人物是几个舅舅。我喜欢围绕着他们教我识字。今天我想写写大舅。

大舅在成家后还常常来家里教我识字。我不知道大舅受教育的程度,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读的书,终究是能认识我所问的字。只是他一定没有从事过与教育相关的事情,所以教我认字也没有系统可言。只教我问的。像相框边上别人写的祝福的字,一些废弃的纸张上的字,或者当日撕下的日历上的字。而且他也不是每天来,只要回家路过,便会走进就在路边的家。我在这样断断续续和不经意间,认识了好些文字。而当时,我还没有到达上学的年纪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伊江云草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