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Special深夜好读

黄凯德:手帕轮回中

订户
(黄凯德摄)

字体大小:

因为玻璃弹珠的缘故,我养成了带手帕的习惯。小学起得早,比晨曦还深的裤袋里,一边是妈妈给的几毛零用钱,另一边是几十粒的玻璃弹珠,走起路来哐啷哐啷乍响,像是古代侠士潇洒的行步,可能还不禁低声依依哦哦哼唱,歌词刚刚才背熟的小李飞刀主题曲。

可是,玻璃弹珠同样也是童心未泯的玩意,摇晃蹦跳容易溜出口袋,滚到烂泥洼地和柏油马路上,引来狼狈的追逐弯腰捡拾,实在有违年少自诩的风范。后来不记得是谁教导有方,就跟妈妈讨了一条手帕,从四个边角抓起来,扎实的裹住玻璃弹珠,再硬硬塞入裤袋。我的快乐和纯真,从此时时处于膨胀欲裂的状态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