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春青:大舅

大舅家不富裕,因此他不能优游地度日。劳苦,便是他给人留下最刻板的印象。他扛的锄头,不是去矿山挖矿,就是去菜地挖地。他的家里什么也没有,和我家一样,没有一张像样的椅子。他和舅母都是勤劳的人,长年的劳作,使他清瘦的身型,越发日渐消减。但他也有令人尴尬别扭的一面。

有一回在外婆家看相册,发现一张他与舅母结婚的照片,那是在外婆家门外的马路边拍的,背景里很多前去喝喜酒的人。舅母没有穿白色婚纱,只是一件橘黄色的卷花领子上衣,和一条不记得颜色的裙子。照片原本没什么特别,只因为大舅牵舅母的样子实在别扭,原本应该女性的手挂住男性的手臂的,可他弄反了,舅母的双手向前规矩的合拢,而大舅却把大手挂在了舅母细嫩的手臂上。那张照片,每次看见都觉得怪异滑稽。请订阅或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