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智成:描红

初接触到笔墨纸砚,我应该也就4岁吧?听起来仿佛我出身书法世家,其实差逾十万八千里。

先考出身农户,从没接受过正规教育,二十出头被迫只身“过番”南来,投身劳力生活就是一辈子。记忆中他仅存的字迹,就只是在孩子们成绩册上,家长签名栏里,抖笔填写的三个字——他的姓名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