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果:一枚绘的插画风情

这十年间我创作插画,不也是在绘本及一枚绘之间积极探索着?

上网查找浮世绘的资料时,第一次接触了“一枚绘”之说,竟莫名的爱上了这奇特的叫法。

应该是在1998年左右吧?那时的亚洲文明博物馆还位于亚美尼亚街的道南学校旧址。有一回我也忘了是特地或是偶然间到访,看了一场“明清浙籍画家作品展”,之后还在礼品店购买了展览特刊。特刊封面非常简约素雅,米黄色的封面印着墨黑色的文字,主图是明代画家陈洪绶为《张深之正北西厢秘本》(简称《北西厢》))所创作的崔莺莺版画半身像,椭圆脸,丹凤眼,云髻高耸,身段清秀。后来我接触日本江户时期的浮世绘,看到喜多川歌麿的美人画,觉得格外亲切,都带有陈洪绶莺莺画的影子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