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培芳:令人着迷的波莱罗舞曲

因为教育和成长背景,我的文化底蕴基本上是属于东方的。虽然非常享受西方古典音乐,但自认因修养不足而常有认知上的障碍。

我的西洋古典音乐启蒙者是大哥。他16岁英校九号毕业到洋行打工,第一次领薪就去买了个唱机,在家一天到晚播贝多芬、舒伯特和柴可夫斯基,还边听边拿着筷子对空气指挥,自我陶醉。我耳濡目染,从小便喜欢这些音韵,当然华语歌曲和广东粤剧也是喜欢的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