迈克:振保叔叔的话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惭愧啊,同样竖起耳朵接收婚外活动八卦,我们最多不过写两篇专栏骗骗稿费,哪像妙笔生花的张爱玲,坐下来加盐加醋,三两下手势就为中国文学史添上不朽经典。或者你不知道,1944年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在上海《杂志月刊》发表,是通过第一人称铺陈故事的,那个偷会人妻的男主角被称为“振保叔叔”,晚饭后如泣如诉公布一生爱过两个女人,鬼马的作者听见忍不住暗笑,“因为振保叔叔绝对不是一个浪漫色彩的人。我那时还小,以为他年纪很大很大,其实他不过三十几罢”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