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凯德:望远镜之幻

搬家后迁往基里马路,但是我喜欢说我住在芽笼。

虽然不过隔着一条街,灯红酒绿却是有别。那一头兀自热闹,平行横列的花街柳巷,不见青楼女子凭栏挥袖,不过光景的蕴藉和潋滟,相信大抵一样。屋厝低矮萎钝,两层的老式建筑,想来唐代瓦舍即是如此。现在讲派头,当然不比从前,当周遭不断盖起新楼,昌盛繁华的边缘,只剩这一块寂寞的腹地,似乎有点跟不上,大概是欲望古意,时代无论怎么摩登,孤独都是陈年往事的面目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小东西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