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尖:烂尾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毕业季,学生吐血,老师也吐血。开题时候,都是贝聿铭的设计,到预答辩,基本是基建工程的允诺,最后交上来,让人想唱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”。不过,恶向胆边生准备手起刀落的时候,想想自己也是这么过来,忽悠导师要写鲁迅,结果写了个鲁达。

我们这样,大腕也这样。史诗级别的《权力的游戏》,从2011年开始,陪伴了我们八年。八年,我们自己家的事情没时间搞清楚,但狼家,狮家,鹿家,鹰家,玫瑰家的事情,我们门儿清。我们赞美《权游》,我们膜拜《权游》,然后当当当,终于第八季来了,夜王呼啦死了,龙妈呼啦疯了,瑟曦呼啦软了,所有的人设都崩塌,连龙的战斗力都飘忽千里不连贯,梦魇般的第八季直接打肿了我们的脸。我佛慈悲,这个世界上最苦的不是恋人,是电视剧观众。凡人皆有一死,神剧也是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即刻成为早报订户,阅读畅通无阻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