蔚铿:旅途战争与和平

当年的两句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网上辞职信的震撼在脑中挥之不去,犹如九言劝醒迷途仕,一语惊醒梦中人。离开公司之后,在满腔热血的回校梦还没冷却之前,把该读的书读完,重新安置了资产确定每月的年金不断,根据原本的计划,和身边的那个她,踏上一段段的旅程。

一年刚过,又到了夏天,盘点这一年到底走了多少路的时候,去年暑假在斯里兰卡香格里拉吃饭的餐馆被炸得一塌糊涂,不胜唏嘘。这个国家,到处都是佛教的舍利塔,小时候虽分不清和印度或孟加拉有什么关系,却知道斯里兰卡生产的锡兰茶如雷贯耳。当地的导游感叹,和淡米尔之虎的内战结束大约十年,各民族宗教和睦共处,经济刚刚起步,游客也慢慢的回流,好日子终于到来,他终于有机会完成买一辆宝马房车的愿望。经过此役,这国家的旅游业元气大伤,导游大哥的愿望可能得往后挪了。请订阅或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