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维介:粉笔物语

华校的年代,不论美丑高下,老师的板书都各见风格,自成标签。

百多年前,西式新学堂打开局面以后,“吃粉笔灰的日子”便成了教职的流行形容。走进课堂,但见口沫与粉末齐飞,纷飞的粉尘并不感念杏坛园丁培育英才之苦,老是潜入穷教员体内尽兴畅游。终于官府规定,天天吸食“白粉”的灵魂工程师们,年年都得上防痨协会拍摄X光片子以策安全。这一根根耐磨的粉笔,通过老师之手,不吝让愚鲁者开窍,冥顽者点头。它犹如刨锯之于木匠,刀砧之于厨子,有化废为宝的力量。请订阅或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