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
Special深夜好读

杜南发:浮世乱情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雅俗混杂,百相纷陈,才是人间滋味。

偶写苏东坡情事,友人笑说他一向对东坡居士与佛印禅师“八风不动”故事,印象最深。

说是苏轼在瓜州当官,写了“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”诗,送对岸金山寺住持佛印炫耀,佛印只批“放屁”两字回复,气得苏轼过江理论,佛印笑曰既已修到“八风吹不动”,却何以受不了两个字,成了“一屁过江来”的笑话。

故事风趣,用语俚俗,历代流传甚广,却是南宋人制造的“假新闻”。

佛印为北宋云门宗禅僧,禅门五宗以云门宗在北宋最为兴盛,禅僧与朝野文士往来密切,互相影响。

北宋惠洪《禅林僧宝传》,作者惠洪曾出家,后还俗,曾随黄庭坚读书,他和苏轼及佛印生活在同时代,部分生活圈交集,见闻记录自较可信。

该书卷29载:“云居佛印元禅师,名了元、字觉老。……元尝游京师、谒曹王。王以其名、奏之神考。赐磨衲、号佛印。”

“云居佛印元禅师”之称(北宋禅门典籍《建中靖国续灯录》亦同,是他正式名号), 以“云居”居先,因他一生多数时间在江西云居山(四度任真如寺住持),“佛印”则是他上京城时曹王(赵頵)向皇兄宋神宗奏请的赐号。

“元禅师”是因为他法名“了元”,宋代诗文典籍又有元长老、佛印了元等称号,苏轼一般诗文书信则常称他佛印禅师。

苏轼一生与禅师交游颇广,其中关系最密切、来往时间最长的是江南云门宗禅僧道潜(参寥子),因晚年获朝廷赐号妙总,故苏轼又称他妙总大师参寥子。

参寥子在苏轼的诗文中出现数量最多,竟达百次以上。据当代学者喻世华统计,苏轼写给佛印的书信则共15封,诗5首,文牍6篇,数量仅次于参寥禅师,但主要是在贬谪黄州期间,再贬到岭南后,苏轼文牍中真正与佛印相关的内容只有一处,即在惠州时与朋友通信中提到佛印去世。

从传世苏轼写给佛印的信札中,都是语喻精确,即使有以“戏”为题的诗文,也都文采俱足,毫无后世流传故事里那样互相戏谑嘲讽,调侃揶揄,一派轻浮。

后世会“产生”这么多苏轼与佛印的游戏故事,或许与苏轼本人爱开玩笑的文人性情有关,加上才情名气,自然成为人们喜欢“戏说”的对象。

在北宋时候,即使苏轼生前友人赵令畤的《侯鲭录》 ,就已经记载有苏东坡与黄庭坚及驸马爷王诜的趣味故事。

与苏轼有家庭渊源(苏轼曾推荐其父为官)的何薳《春渚纪闻》,书中甚至专有 “东坡事实” 一卷,内容多达29条,都是传闻故事,无从查证。

南宋时候,辑录苏轼趣事传闻小故事的文人笔记杂书,更是层出不穷,水准良莠不齐,如南宋周紫芝《竹坡诗话》的“佛印烧猪”等,皆出杜撰。

特别是南宋无名氏托名苏轼撰的《东坡问答录》(又名《东坡居士佛印禅师语录问答》)一卷,是最早的记录佛印东坡交往故事的专书,内容都是两人互相嘲谑的游戏文字,用语俚俗,故事荒诞,多为杜撰。

如苏东坡妹妹“苏小妹”最早即出现于此书,还说她是秦观之妻(其实苏轼有姐无妹),甚至杜撰了佛印饮酒的情节。前述东坡与佛印“八风不动,一屁过江”的故事,传即出自此书。

清代官方《四库总目提要》认为此书乃后人伪作,评为“伪书中之至劣者也。”

但此书及宋人笔记里的许多苏轼与佛印的交往故事,却成为人们“搞笑”的蓝本,在元明清历代小说戏曲中一再向世俗化演变,还加入了女性角色及两世轮回等相对低俗的“戏说”模式。从早期的雅致,转型成为社会大众取向的市井文化。

当代曲艺理论家陈汝衡《说书史话》即认为,《东坡问答录》原应为南宋瓦舍“说话人”的话本,出现于南宋中叶。

瓦舍是宋代各大都市里的综合性游艺场,包含“说话”演出。所谓说话,类似说书,有由二或三人对话合演的“合生”,宛如现代的对口或群口相声,所说段子,只求嘲讽惹笑效果,荤素不拘,无中生有,皆无不可。

东坡与佛印如此名人的笑话故事,自然是这些说话剧本(话本)市场高度需求的材料,编纂成册,便成市井流行的笑话书了。

虽然由雅入俗,但这些合乎市井口味的自由创作,却反而使苏东坡和佛印等文化人物,形象更生动,深入民间,代代流传。

红尘易迷识,浮世多乱情。

雅俗混杂,百相纷陈,才是人间滋味。东坡与佛印的故事与流变,原相与变相,真情与假意,各适其所。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说来说去,都是自己选择的故事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