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春青:失衡的天平

缅甸的山是俊丽的,缅甸的树林是豪迈的。叠嶂层层,葱郁重重。生长在山谷之中的孩子,喜欢山,喜欢树,是最自然不过的事。山林间的果树、胡椒树、蕨菜,是我童年的味道。我总相信,山,无论哪里的山,培养出来的,都是一样的孩子。

可若开的山不一样。那里的孩子成了风一样流浪的孩子,跟随着大人们,住进蓝色的棚子。那里的孩子在洗锅,都不到十岁。银白色的锅很新,因为刚刚分发自慈善组织。他们没有别的期待了么?没有别的事物可以吸引他们了吗?当饥饿在他们小小脑袋里成了全部,那是多么可怕的事;而留在山里的孩子,会捡到大人们打仗后散落的炸弹。小孩不懂,叫了几个更小的孩子,玩扔炸弹。这一扔,把自己和别人家孩子的性命,也扔在了山里。这次,死去了两个孩子,伤了几个孩子,都不到十岁。还有一次是更近一点的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伊江云草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