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煜:武吉布朗

去过武吉布朗(Bukit Brown)很多次,但比起布朗人(Brownies),我的寻访实在不值一提,每次兴致高昂装备齐全,考察却撑不过三小时,很快被热带丛林的湿热打败,这令我对研究武吉布朗的学者充满敬意,他们坚持了十年,还在努力中。

这些年在国大建筑系开设“华侨建筑与聚落”的选修课,都会安排一堂在武吉布朗的现场课,那里没有建筑,只有丛林与坟墓,学生欢喜得很,学到很多课堂上体会不到的东西。在武吉布朗,有着新加坡华人历史文化生动的一章——什么叫落地生根?无论是自愿的,还是无奈的,多少人的一生定格在星洲的这片丛林中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