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亮恒:方言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何华曾在联合早报副刊《四方八面》版发表一篇《繁花吸金粉》的文章,提到金宇澄的《繁华》是以上海话来写的小说,例如“长远不见,进来吃杯茶”,“长远”就是很久,“吃茶”就是喝茶。我是潮州人,潮州人也是把喝茶叫吃茶。

十多年前,我到父母亲的乡下探亲,见了堂兄,一开始便在客厅聊天。堂兄在桌上放个电炉煮水,水滚后将茶泡了,每个人都分得一杯。开始时我拿起那杯茶,一口就喝进肚子里。堂兄看了便对我说:慢慢吃,正有味,“吃茶”就是要慢慢吃。我对堂兄说:望南(潮州话,意思是我们)在新加坡是吃咖啡没吃茶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