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

潘正镭:鸟争食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漫步大巴窑,背着背包走下组屋外的石阶,头顶被重物“笃”了一下,以为树上掉落枯枝,转头间,顶上又被啄(或被鸟爪抓?)。“是那只乌鸦。”路人甲指指树上。树荫浓密,我压根儿看不到鸟。所知有时母鸟为了雏鸟,尤其学飞时期,感到威胁而发出举动。

报上见此类报道,使用人类语句“凶恶”斥之。鸟妈妈护幼心切,不过天性使然,怎凶恶之有?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