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春青:习惯

人到了一定年纪,便要对身边的事多加在意,然后再故作淡定,那样,或许显得自己更加理解生活,看破了人生的某些奥妙,那时再去对待生老病死的问题,似乎没那么急促不安了。

我以前怕死,也怕生。因为不懂生存,以为它太磅礴,就把它过得复杂不堪。后来以为简单,又一味追求,却越发把自己存在的价值堆搭得粗砾糟糙。怕死,是因远近的人由各种因素消失无影,一辈子再见不着,是可怕的。这让我对死亡由敬畏过渡到了逃避,然后假装参悟了死是生的一部分,企图淡漠地看待这个问题。不想,更加迷茫。很多年后好像又想明白了!迷茫往往是会导致精神病的。于是我退一步想,自己又不能削发为尼,那么对无法找到答案的问题,完全不必想那么多,因为我既无法倾心禅修,也无法誓死要去悟出其中道理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