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
Special深夜好读

岳缘:我的志愿

订户
曾经年青过,有过对“志愿”不成熟的奢望,也迷信过“最理想的职业就是把嗜好变成工作”,现实生活却没有为浪漫的憧憬买单。(互联网)

字体大小:

《我的志愿》,一个大家都熟悉得不得了的作文题目。

第一次写这作文应该是小学五年级的事吧?记得那时写的志愿是清道夫。可能是刚好遇到“清洁周运动”之类的活动,由于“政治正确”,所以还得了蛮高分,也激起了我投稿的热忱。在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写了一篇短文,也劝服了妈妈带我去相馆拍照片,投去了《知识报》。扣掉了拍照费和邮费,稿费还够订阅一年的《知识报》。

六年级时可能是刚读过有关詹天佑的故事,所以同样的题目再出现时,我的志愿已改成铁路工程师了。幸好那股要开山劈地的热忱也止于作文而已,不然的话,就要饿着肚子纠结20年,到兴建地铁时才能如愿了。

在初中这个作文题目又再出现时,国家独立不久,百业待兴。在家里一向“多手多脚”,电器、家具、用具一有问题,都爱先拆拆玩玩,所以我的志愿就乘机改为电气技师了。不过这次的志愿算是比较“严肃”,因为跟着我就选择了理科,真的打算以我的志愿为目标而学习。中三过后,作文题目大多数是什么什么“之我见”“论某某”“怎样怎样”之类的“大”题目,不再管我们的志愿了。

高中毕业后服了兵役到国外时,因为是宿舍里唯一读工程的东方男生,顺理成章成了宿舍里女生的勤杂工(handyman),凡是水管阻塞,收录音机、吹风筒、电饭锅有问题,一定先来找我。那个时代的电器线路简单,各种零件也容易找到,于是“我的志愿”为我换来了无数的免费咖啡甜点零食。毕业后随着求职谋生的洪流进入社会大学,有适合的工作,够养家活儿的就去做了,哪还有管它是不是年少时的志愿,哪敢再提“当年勇”?

曾经年青过,有过对“志愿”不成熟的奢望,也迷信过“最理想的职业就是把嗜好变成工作”,现实生活却没有为浪漫的憧憬买单。已届法定退休年龄,如果再问我的志愿,我还是会回到初衷,同样是“清道夫”。

人毕竟是社会动物,就算退了休也应该继续活动,不能与“江湖”脱节。清道夫能够悠闲散步,劳手动脑,还能赚点儿外快也不是坏事。不过多数老人走路都有问题,缺少的是一副“轻、巧、稳”的智能辅助步行器。如果老安哥老安娣都能自由直立走动,别说清道扫街,去食阁收拾碗盘也没问题了。智能辅助步行器不是天方夜谭,就等有心、有资人士的赞助去研发。

清道夫,清了路道,也清心道,已过耳顺,凡尘杂事,何足道哉?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