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其米:如果我们还算是人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上个世纪80年代,都30年了,辛波丝卡写过一首诗,题为《酷刑》。在老诗人的眼里,人类施加于同类的酷刑,从古至今都没有什么改变,不管是在公元前2000年还是20世纪,骨头还是可以被打断,关节还是可以被拉扯,身体还是会淤青肿胀流血颤抖呐喊,双手抱住头的这个动作始终如一,如果说有什么改变的话,那也只是地球变小了,以致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都好像是发生在隔壁一样……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