迈克:贝聿铭及其他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常见的几座贝聿铭建筑物,最无感的肯定是香港中银大厦,早期各种关于风水的传说再引人入胜,往后都没有给外貌加分,在它前面经过,从来不觉得有何稀罕。好几次穿越正门内进,颜色、质感和形态无一不令人想起坟墓,而且不是普通的葬身之所,是唐涤生《帝女花》里的“杜鹃啼遍十三陵”,不加深究犹自可,只须有人轻轻推波助澜,就要产生时空错置的惶恐不安。在这样的城市树立这样的纪念碑,当然不会没有隐藏因素,方便的解码带家庭伦理气味,几乎毫不费力便打下长篇电视连续剧地基,祖宗十八代的显赫浓缩成一季风光,念亲恩的建筑师假公济私尽了孝子贤孙心意。不涉矫情的恭维想象,则可以将桥梁搭到《2001太空漫游》那块神秘的平板,科幻和迷信相偎相依,什么是因,什么是果,永远永远说不清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