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涵:擦不掉的记忆

开斋节前夕,看顾老爸的帮佣回乡度假,我们得担负起轮流看顾老爸的重任。既然知道陪伴要及时,旅居海外的我没有置身事外的理由,因此,我又再度归来。

老爸的阿尔茨海默症(失智症的一种)已经进入中期,他开始出现吞咽困难、四肢乏力、如厕失控的情况。 以往,我回新加坡都会带他出去吃饭、看电影、闲逛,但这次碍于他的状况不敢擅自带他出门,只能天天待在家里陪伴他。这样的陪伴方式对我来说是挺无趣的,但几天下来竟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和收获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