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进辉:父亲的衷言

对童年的记忆,只有零零碎碎的片段,有些是母亲在耄耋之年,不断重提的陈年往事,但总有入骨铭心,历久弥新无法忘怀的经历。

虽说家境清简,在孩提时,父母偶尔还会在周末傍晚,带着两个小男孩——弟弟和我,到冠上“世界”的游乐园,让我们开心一个晚上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