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其米:盲人自画像

“我宁愿我喜欢人/更胜于我爱人类。”辛波丝卡在〈种种可能〉里写道。我心爱的芬兰导演阿奇也有类似想法:“我喜欢人。我观看他们在街道上,我想,嗯嗯,他有什么故事?她要赶去哪里,这么匆忙?但全人类?我不是那么确定。”

白俄罗斯作家亚历塞维奇又怎么说呢:“我永远对一个人的灵魂空间感兴趣,一切正是在那儿发生的。”请注意,她说“一个人”,不是“全人类”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