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

李永乐:得到的和失去的

订户

字体大小:

脑海中第一次出现“老”字的时候,是在30岁生日那年,一是跨过“而立”门槛,二是孩子甫满一周岁,感觉作为“成人”的家庭与事业压肩之沉重,那是80年代的思维,普遍把30岁视为“中年”的开始。

本文发表的这天,正好是我“出兵”42周年。想起当兵岁月,18岁入伍服役两年半,军训辛苦度日如年,那时服役期两年半,退伍至今42年,即便服役16次也早就结束。

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

此文章为早报 订户 专享内容,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

请您选择以下方式,阅读全文:

已是早报订户,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。

订阅

新用户体验价,每月只需 $0.99*。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