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家辉:仍爱此梦 太分明

恍恍惚惚从梦里醒来,入睡时庙外阴雨飘摇,醒来后,雨声风声依旧吹刮不休。哗哗啦啦,哗哗啦啦,天色昏沉得使人意乱心慌。

抬头望向坛前佛像,不动如山,菩萨眉低,千古犹如是,至少31年前我来此地时已如是。

那年头我在台湾做记者,和一位法国摄影师到缅甸采访,那是世情激荡的1988年,刚发生了“八八八八”屠杀事件,8月8日,军警镇压学生民运,血腥洗涤佛国首都,签证难取,我们在曼谷等待了两周,塞了红包,走了后门,终于能够从泰北进入仰光,再搭十多个小时火车北上巴岸,亦即是今天的蒲甘。那年头,缅甸刚从Burma改名Myanmar,也把Pagan唤作Bagan,摒弃殖民者的名号,用回自己的语言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热词 :

想起你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