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凯德:火虫

小时候认字,有边读边,部首横竖各有蹊跷,虽不中亦不远矣,比如把烛念成“火虫”,像是一只兀自发光的生物,忽明忽暗随风飘摇,无声无息地燃烧,最后蜡炬成灰,其实是飞到別处去了。长大后才了然“火虫”的意境,虽然只是小孩子出神般的臆想,但也符合造字的古旨,旧时以麻为芯,样子像蜎蜎的虫子,点亮了蠢蠢欲动的会意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