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君:悼念母亲

母亲走了!一句话也没留下……

母亲对外人比自己人还好,舅母告诉我。我没问。或许成长环境不一样,对人与事的看法影响她一生。即便我不认同,但必须接受。天下无不是的父母。我只知道她是我母亲,小时候的形象顾问,家里的火头军,对外的谈判专家。

一双巧手,用碎布给我缝制一件件时髦的“红毛装”,钳住邻里女孩们既羡慕又嫉妒的目光。无论什么时候,我头上那几根毛,只要她手指在上面转一转,不一会儿,美丽的蝴蝶结冒出来;两条小辫子挂胸前;马尾,任意摇晃。学校从校长到扫地阿嫂,都认识我。还以为自己长得可爱,原来功劳归母亲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