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孝忠:伊斯坦堡

我最早认识的其实是伊斯坦堡,后来才变成伊斯坦布尔。那是20年前的毕业旅行,由巴黎开始往东走,经过一串前南斯拉夫的国家,到了伊斯坦堡,然后进入伊朗,由巴基斯坦回家,一路几乎都是落寞的国家,旅行的回忆是灰色的,还下着有完没完的阴雨,人的表情十分抑郁,像一部让人看了心寒的东欧电影。

当时的网络并不普及,为了和家人朋友们保持联系,旅人间还流行着一种叫Poste Restante的邮政服务。朋友们把信件寄到我沿途会经过的邮政局,每到一个城市我就到邮局取信。在那个时代,邮局经常闹哄哄的,而且往往占据了城市最显赫的位置,所处的楼房都异常雄伟,可见当时人对邮局的重视。寄信,手写的信,很慢也很浪漫。请订阅或登录,以继续阅读全文!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

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1